特朗普批准将纽约一会展中心改造成"方舱医院"


纽约市警察局近700人感染新冠病毒12%警员因病请假

卡伦鲍尔表示,德国目前抗击疫情仍然应以民事机构为主。当民事机构资源耗尽时,军队将提供帮助。目前,军队已开始援助德国疫情最严峻的海因斯贝格县。

历史上,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,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,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,将各国团结起来,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。

美国纽约市警察局28日宣布,该局已有至少696人感染新冠病毒,其中608人是在职警察,88人为非警察的工作人员。此外,还有大约12%的警员(4342人)因病请假。

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,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,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“极限施压”。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,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。然而,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“极限施压”的工具。目的何在?如果是政权更迭,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,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。

截至4月1日,德国确诊病例已超过7万例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CNN28日报道,在纽约皇后区一家医院急诊室工作的医生称,由于口罩短缺,他们两天前收到通知,一个N95口罩至少要戴5天。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2日说,德国联邦国防军将从4日起部署1.5万名官兵,随时准备帮助抗击新冠肺炎疫情。

周四,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。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,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,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,美国股市暴跌。但这显然没有成功。

上周,当美国和其他国家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时,看看蓬佩奥在干什么。周一,他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挑起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,批评哈就该国严重的疫情说谎。然后他飞去阿富汗,试图说服加尼总统和他的对手阿卜杜拉搁置分歧,以便实现特朗普总统在选举前承诺的从阿富汗撤军。尝试失败后,他选择诉诸现政府最喜欢的外交政策工具:突然切断援助。